【意志力啊意志力!】大腦兩個自我再認識(上)

2020/2/7
文/黃詠翔(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科普作家)


前幾期已經談完意志力像肌肉四個特質的其中兩個,分別是「練習可變強」以及「不用會萎縮」,這兩種特質屬於意志力自我的特色,有效的鍛鍊能維持甚至增強意志力。本周開始進入第三個特質「用久會力竭」,這個特質則反映出本能自我的特性。因此在說明之前,我們得回到更早之前引述過知名心理學家海地特(Jonathan Haidt)對於大腦中的兩個自我的比喻「本能自我像頭大象,意志力自我則是坐在上面的騎士。」本周開始就要深入解析其中的內涵,如此才能有一定的知識來認識「用久會力竭」特質。


這個比喻暗示了本能自我其實才是主導了我們人類絕大部分的行為與思考的主人,意志力自我僅是輔助本能自我的僕人罷了!讀者有想過當中為何要將本能自我比喻成大象,而不是人們較常騎乘的馬、驢或駱駝嗎?抑或者為什麼不是意志力騎士牽著一條本能小狗呢?就是因為海地特認為本能自我的主導力強大到得用大型動物來類比,意志力自我雖然號稱騎士,當本能大象決定走自己的路時,意志力騎士還是得讓著他。然而,這僅僅是個類比,有大腦構造或行為機制能佐證這個類比嗎?


60年代的科學家將大腦粗分成三個部分,分別是腦幹、邊緣系統以及新皮質*。從演化歷程來說,腦幹大約在爬蟲類出現時就發展而成,主導動物的生命基本功能,如呼吸、心跳等;至哺乳類出現後,大腦特化出邊緣系統,讓個體對於外界刺激產生基本情緒,做出本能反應,如恐懼、興奮等;新皮質的特化雖然在哺乳類已經開始,但當出現靈長類後,新皮質則快速的發展,尤其至人類祖先(直立人),新皮質中的額葉開始慢慢變大,作用則是負責高階認知能力,如決策、調控、抑制等。


本能自我的大腦結構機制自哺乳類時期已經開始演化成型,功能上歷經時間淬鍊,效率完善且一直保留至今;意志力自我則需等到靈長類甚至是直立人開始才慢慢特化出來,所以就大腦機制與結構推論,想利用演化時間較短的機制來控制演化時間較悠久的機制是比較困難的。理解大腦演化結構後,下周要介紹的行為機制,將更能看出本能自我的強大。


當今(2020年)的比較神經解剖學認為此劃分法過於簡略與武斷,但對於初學者來說還是可以接受的範圍。


本文選自《人間福報》http://www.merit-times.com.tw/NewsPage.aspx?Unid=575987